明代家谱数量为何大幅上升?朱元璋的“圣谕六言”对于家风传承有何影响?

原创/百家有谱 家谱族谱
659 5437 人 | 2020-07-13

进入明代,中国家谱发展趋于成熟,编修家谱的数量大幅上升,编修家谱的宗旨更加明确,编修家谱的体例更加完善,编修家语的规模更加扩大。这是中国家谱经宋代的转折、元代的过渡,到明代的必然发展趋势,又与中国封建社会晚期的明代政治、经济及文化有着密切关系。

家谱

(一)明代家谱数量大幅上升

进入明代,编修家谱的规模,较之宋元时期有很大的发展。

宋代由于政府支持,大族兴起,印刷事业发展,加以文化名人如欧阳修、苏洵、朱熹、文天祥等带头编修家谱,因此私修家谱长足发展,数量亦非常可观。据《宋史·艺文志》统计,家谱种数达110种。到了元代,家谱继续向前发展。据多贺秋五郎在《中国宗族的研究》中统计,元代各文集所录族谱篇名达188部之多,估计元代存世家谱种数当在200种以上。但由于宋元时期,经过一次又一次的战争和动乱,家谱大多毁掉。

由于宋元时期动乱等多种原因,宋元时期家谱估计毁损十分之九以上。进入明代,朱元璋推行以“孝治”为核心的思想文化政策,以“尊祖、敬宗、收族”的修谱宗旨为越来越多的家族所接受,加以明朝统治期问,全国经济特别是江南经济获得新的发展,编修家谱的文化习俗开始向各地普及,促使明朝编修家谱的数量大幅度上升。

根据有关资料,可对存世的明代家谱数量进行一些估计。《中国古籍善本书日》史部刊载家传、家谱、玉牒的善木计746种,主要是清乾隆以前出版的古籍。扣除其中宋、元以及清代的善本307种,则明代家谱为439种。这个数字是否是存世明代家谱比较确切的统计呢?否。因为当时编辑《中国古籍善本书日》时,主要是大陆地区的古籍收藏单位参加,很多海外古籍收藏单位没有参与。就大陆地区来说,由于各种原因,有些古籍收戴单位的明代善本家谱并没完全在该善本书目中得到反映。以上海图书馆为例,号称中国家谱收藏半壁江山,据目前最新统计,共有明代家谱251种,但在上世纪80 年代统计时,因许多家谱尚未开发整理,因此《中国古籍善本书目》揭示上图的明代家谱只有二十余种,只占上图实存明代家谱的十分之一。由此可以估计,整个存世的明代家谱当在近千种。考虑到由于动乱等诸多因素毁损的大量家谱,则明代曾经编修的家谱当数以千计。由宋元时期约二百种家谱增加到明代编修家谱达数以千计,在数量上确是个大的飞跃。

家谱

(二)朱元璋的“圣谕六言”

翻开明代中后期的家谱,首先跃人眼帘的是很多家谱将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的“圣谕六言”载入其中,并以特大号字置于家谱的突出位置。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在建国初期,即颁布谕旨:“孝顺父母,尊敬长上,和睦乡里,教训子孙,各安生理,毋作非为。”并在各地宣传,要求人民遵守。这就是有名的“圣谕六言”。

朱元璋于洪武元年(1368) 建都南京后,采取了许多措施,巩固大明帝国的封建统治:军事上,平定各地的割据势力,完成全国的统一; 政治上,废除中书省和丞相制,加强封建主义的中央集权;经济上,奖励开荒,实行屯田,兴修水利,促进经济的恢复与发展。与此同时,朱元璋基于“为治之要,教化为先”的治国理念,十分重视思想上加强封建伦理道德教育。《明史·孝义传》开首明义即指出:“孝弟之行,员日天性,岂不赖有教化哉。自圣贤之道明,谊辟英君莫不汲汲以厚人伦、敦行义为正风俗之首务。旌劝之典,贵于闾阎,下逮委巷。”②他颁布的“圣谕六言”, 亦即“旌劝之典”, 就是其在思想文化领域实行“教化为先”的方针而采取的重要措施。“圣谕六言”共36字,言简意深,内涵丰富,重点宣扬以“孝”为中心的封建伦理思想和以“和”为目标的封建基层秩序。“孝顺父母,尊敬长上”, 是封建的“三纲五常”伦理思想的核心内容,“三纲五常”讲的是君臣、父子、夫妻关系,其中父子关系,子对父孝则是其他关系的基础,其他关系都是从父子关系派生、推衍出来的,因为忠臣必孝子,孝子必忠臣,从孝出发,一定能得出忠君的结论。“和睦乡里,教训子孙,各安生理,毋作非为”, 讲的是封建的基层社会秩序,即以“和”为目标的封建基层秩序。朱元璋颁布“圣谕六言”提倡以“孝”为中心的封建伦理思想,就是要实现以“和”为目标的基层社会秩序,以巩固明王朝专制主义的封建统治。

明代不少家谱都将朱元璋的“圣谕六言”刊在卷首,载人族规家训,做到家喻户晓,并以此约束族人。万历修江苏海安《虎墩崔氏族谱·族约》有“宣圣谕”条,首载六言,然后说:“此六事乃太祖高皇帝曲尽做人的道理,件件当遵守,能遵守的便是好人,有一件不曾遵守,便是恶人。愿我一族长幼会集祠中,敬听宣读,悉心向善,皆做好人。有过即改,共为盛世良民,贻子孙无穷福泽。”

《休宁叶氏族谱》 (崇祯四年)在保世节指出:“我太祖高皇帝开辟大明天下,为万代圣主,首揭六言,以谕天下万世。第一句是孝顺父母,第二句是尊敬长上,第三句是和睦乡里,第四句是教训子孙,第五句是各安生理,第六句是毋作非为。语不烦而该,意不刻而精。大哉王言,举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之道,悉统于此矣。”该谱又将六条演其义,并规定“每月朔望,循讲不辍,期于化民善俗……演义删其邃奥,摘其明白易晓,可使民由者汇而成帙,刻以布传,虽深山穷谷,遐陬僻址,靡不家喻户晓。

世子孙奉若著蔡,勿以寻常置之,将吾族兴隆昌炽永保于无穷矣”。明开国元勋李善长也身体力行,其在《李氏宗谱序》指出:“余以布衣从帝东渡,得承殊渥,位至公辅,尝以不克任荷为惧。帝之命余日:以仁义忠孝训及嗣人。余敬奉以示子孙。”王世晋在《宗规》中也列有“圣谕当遵”条,认为“这六句包尽做人的道理,凡为忠臣烈士、孝子顺孙皆由此出,皆为圣世良民”。


相关文章

宋代皇族谱牒有哪些?体例以及记载的内容有什么不同?

659

相关评论

发表

评论列表

查看全部
电话咨询 电话
联系我们:
业务咨询:18988932988
加微信号:jiapus
电话
微信咨询 微信
扫一扫添加修谱师微信
修谱师微信
回到顶部 顶部